這陣子,相信不少人都不小心被捲進我和某人的紛爭中,對於過程中被波及的人我深感抱歉,而事實究竟是怎樣?我只能說,這恐怕是場兩敗俱傷的零和戰爭。
這麼講好了,這次衝突可說是年後那場爆炸的後續,當天參與聚餐的人有印象的話應該記得我最後爆走吼了某人,而他也在極度不爽的情況下狂念我一頓忿恨的離開。 當初為何翻臉?坦白說那是累積到了閾值的結果。那段時間,每天都是一種被監視緊盯的感覺,動不動就拿走我手中喝到一半的杯子,甚至其他舉動,警告過了n次仍然不清醒,一再把我視作他的獵物般,但是很多時候為了事情的順利進行,我都忍了下來,我極力避免著過去公私不分所引發的錯誤再度上演,但是,最終證明我錯了。
一再容忍的結果就是得寸進尺,更加分不清公私界限,為了無謂的紛爭持續上演,我選擇沈默以對,希望他能好好思考面對自己的問題,想清楚了再來討論解決當初衍生的一連串問題。
結果呢?顯然問題不但沒解決,反而更加惡化。我不知道他究竟從何得知我的入伍時間,所以他接連幾次敲了msn不知要說啥,但是一來那段時間我手頭上正好有case在跑,二來他的狀態根本就是未上線,所以我也就沒有做出任何回應,接下來的狀態,相信大家應該多多少少猜到了。
他開始了一連串的放話。
先是推特上意有所指的「某某某你再不回應到時我也幫不上......」甚至到了臉書上那則所謂「立即」刪除的「言語誤會」(放話要學長好好「關照」我,且我查證後證實那句話的存在時間根本不是他宣稱的不到10分鐘而是超過半天以上),然後還有接下來數則語焉不詳帶有威脅意味的話語。一個正在當兵中的人,利用其職務可以上網之便不斷的放話威脅一個即將入伍的人,你要我坐以待斃,完全不做出任何回應?當然是蒐集好證據後直接投訴了。
事情可以就這樣結束嗎?我原先也這麼希望,但是當他拿著我的投訴信件到處質問身邊的人,且刻意將事情操弄成單純的言語誤會後,我知道事情肯定不能就此打住, 所以我做了傷敵傷我的行動,寄出了存證信函,直接挑明了他過去到現在的這些行為已經對我構成騷擾,且諸多的放話行為亦足以構成刑事案件,請他自重。存證信函的寄發對象,除了他本人,我也寄給了役政署。我知道這是很危險的舉動,但是我也說過,我所要的不過是停止那些令我感到不適的監視騷擾,我已經給過多次機會,但最終你還是無視,我也只好出手反擊。
如同友人所說,你這次的作為根本不像我所認識的你。沒錯,我的生活經驗告訴我要與人為善,我也儘量奉行著不正面衝突的原則,但是這並不代表沒有例外,一再的踩我底線,持續不斷的釋出不友善的言語,那我只能說:
抱歉,後果請自行承擔。
我承認我很早就發現事情摻雜了多餘的元素,所以我選擇站在模糊的灰色地帶不斷虛應故事,但是這些模糊行徑讓他過度期待的確是我始料未及,這也是我必須重新面對省思的地方。而中間數度的言語相向,帶入過多的情緒導致事情沒有清楚明瞭的說明,也是我一再犯下的錯誤。
從二月份翻臉到現在,正好五個月,原先以為這些紛紛擾擾可以就此打住,沒想到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捲入一狗票人,對於被捲入的大家,我真的只能深深的表示歉意, 道歉因為我處理事情的不成熟造成大家不必要的困擾。而過程中協助的朋友們,我只能說,有你們真好,謝謝。接下來的事情,我會想辦法解決的,讓大家擔心,真的是抱歉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quibi 的頭像
caquibi

神行世界

caquib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