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現在到底要為啥而戰?
論文課業?社會運動?
兩個衝突的對立,這段時間的對立抉擇。兩個多月前投入野草莓運動至今,發現自己的戰鬥目標已經有所不同,課業或許是重要的,但是這段時間以來的感觸,或許努力喚醒台灣人民的公民意識,才是我真正想要嘗試的吧!或許這是十分不自量力的豪語,但是火種已點燃,要回頭我並不會就此甘願。
一頭熱嗎?我想不是,如果我只是一時昏了頭,就不會兩個多月來都投身其中。這不僅是熱情,更有著一種執著,一種對理想的執著。公民意識的喚醒,才能讓台灣民主再度邁進,唯有人民能覺醒,具有充足的公民意識,能夠用多元客觀的態度看待各種議題,才是身為一個民主國家公民應有態度。
徬徨,論文的嚴重落後。畢竟此時的身份是學生,是否應該先放下理想,為了或許不是十分有興趣的課業而戰呢?

caquib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